王复蓉 少年夫妻老来伴陶喆父母的故事

时间:2020-12-06来源:未知
王复蓉进入[缘分]>>在上海徐家汇的一幢普通公寓里,住着这样一对老夫妻,先生叫陶大伟,太太叫王复蓉,不过因为他们有一个很有名气的儿子陶喆,所以现在没有什么人叫他们的本名,更多的人都亲切称他们为陶爸、陶妈。陶爸陶妈住一间一百平米左右的公寓,客厅里摆满了儿子陶喆各个时期的照片和一家三口甜蜜的全家福。王复蓉:然后这个也是我们全家,然后这个就是我们家的两个大明星,一个是爸爸,一个是儿子,可是这两个完全

进入[缘分]>>

在上海徐家汇的一幢普通公寓里,住着这样一对老夫妻,先生叫陶大伟,太太叫王复蓉,不过因为他们有一个很有名气的儿子陶喆,所以现在没有什么人叫他们的本名,更多的人都亲切称他们为陶爸、陶妈。陶爸陶妈住一间一百平米左右的公寓,客厅里摆满了儿子陶喆各个时期的照片和一家三口甜蜜的全家福。

王复蓉:然后这个也是我们全家,然后这个就是我们家的两个大明星,一个是爸爸,一个是儿子,可是这两个完全相反,这个像爸爸,这个像儿子,永远老顽童,永远长不大,儿子反而很成熟很老成,出去完全照顾我,爸爸永远像小孩,两个大明星。

陶妈王复蓉从小学戏,16岁登台,以一曲《金玉奴》唱红宝岛台湾,18岁的时候又成功出演了电影《王宝钏》,由此更加名声大震,而那个时候的陶爸则是一个在夜总会里唱歌打工的大学生,两个人的身份地位相差悬殊,他们的结合,在六十年代的台湾社会还引发了一场大风波。

结婚风波

陶大伟:我其实是一个无名小卒,然后她是这么大一个明星,然后大家跌破眼镜,就说王复蓉应该嫁给一个有钱人家的这种,做豪门的媳妇儿,结果不是,就是跌破大家的眼镜。

王复蓉:他给我的感觉就是很平静,很安全,就是老老实实的一个年轻人,就是自己过自己小家庭的生活,因为以前我在家里,父母、祖母家里一大堆人,兄弟姐妹,家里什么司机佣人都有,每天家里人都很多,流水席,我觉得很烦这种生活,不太喜欢这种生活,我喜欢安静一点的生活,这样子。

主持人:那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,家里人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?

王复蓉:我家里是非常反对的,基本上我们那个时候是偷偷跑出来,我是偷偷跑出来,那个时候胆子蛮大,偷偷跑出来,那个时候大概20岁刚过,偷偷跑出来,跟他跑到法院公证结婚,那个时候真是完全父母不知道的情形下。

陶大伟:就两个字形容,那就叫私奔,我们太天真了,因为她是一个名人,然后完了之后,我们以为到地方法院,我们偷偷结婚,我们忘掉了。

王复蓉:法院有记者每天在那里面等。

陶大伟:那些社会版的记者,统统是等于住在法院。

王复蓉:住在法院门口。

陶大伟:然后我们公证结婚,大家很多新人,什么一鞠躬、二鞠躬、三鞠躬,互相交换信物,然后门一打开,里面的记者都排满了,所以我们的结婚,其实造成社会上一个轰动,而且这个新闻一直延续,又开始说,父母是不是要管到子女的婚姻,是不是现在还是要父母来选她的太太,她的先生。

主持人:它的轰动点就是因为王家激烈反对。

王复蓉:对,我们王家激烈反对。基本上他那时候开始追求我的时候,我们父母,经常他来敲门都不开门的,都不开门让他进来,绝对不可能的,所以都不可能。

主持人:就是说你在交往的时候,父母已经明确表态。

明确表态,因为第一个那个时候我才等于是,正是事业那么好的时候,而且刚刚拍了两三部电影,很红那个时候,因为演戏演京戏,因为培养一个老师讲国剧这种人才,你学了那么久,突然放弃了,很可惜。

主持人:在他们的想法当中,一定是一个很天真,很幼稚,很傻的一个行为,他们没有告诫你什么吗?

王复蓉:告诫我说,你自己选择的对象,这个对象你看他现在什么都没有,而且最主要他那个时候他在大学,还有最后一年要毕业了,然后还在唱西洋歌曲,那个时候基本上,我们家里也是比较传统,他们总觉得唱西洋歌,夜总会,都说是洋情鬼有什么出息,这一辈子在夜总会唱歌,跟这种人在一起有什么意思,可是我根本没有想这么多。

陶大伟:如果说她那个时候没有结婚的话,以她唱戏,电影可能拍到三十岁就差不多了,可是京剧来说的话,她是很强的,你想想看如果她接着做的话,她的收入是多少钱,她的名声社会地位会达到多少,可是结了婚就什么都没有了。

哪怕会变得一无所有,王复蓉还是毅然决然地放弃了众星捧月的明星生活,嫁给了一文不名的穷小子陶大伟,并且一结婚就彻底地当起了全职主妇,这个行为也让王复蓉的父母伤透了心,他们拒绝与这对私定终生的年轻人来往,直到后来陶大伟与王复蓉的儿子陶喆出生,关系才变得缓和起来。王复蓉嫁给陶大伟就是想过平静安稳的日子,可是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,在儿子陶喆两岁多,家里各方面条件都很稳定的时候,陶大伟却只身跑到美国去闯天下,因为在他的心中一直有一个画动画的梦想,可是梦想虽好,但现实却是他连一句完整的英文都不会说,这怎么可能在美国立足,养活妻儿呢?

在美国打工的日子

陶大伟:迪士尼美国,到美国去,我打破了头,削尖了头,要钻到动画界,可是那时候我不会讲英文,英文讲单字还听得懂,一串话就听不懂了,可是在那个环境里头,因为我知道我有太太我有儿子,我就必须把那个事情做成,在这段时间里面,其实是非常非常辛苦,可是我并没有让她知道,但是我的内心是在挣扎,有好几次我说回去吧,回去吧,不要再待下去了,好山好水,美国很漂亮,好山好水好寂寞没有朋友。

主持人:您那个时候语言不通的时候,还记得自己打过的第一份工吗?

陶大伟:那个时候呢,那个时候我都快30岁了,人家打工的,那个就叫busboy,busboy就是把盘子收起来放到那个站上去洗的,收拾碗筷的,他说你不需要讲英文,他说你不需要讲英文,只需要收盘子就好,收盘子去洗,然后我就说OK。

主持人:这个busboy在这个餐厅里是相当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?

陶大伟:就是谁都可以吼你的。

王复蓉:就是扫地擦桌子那种。

陶大伟:最低最低的工作。那个时候1.25美金1个小时,1.25元美金,那个是最低工资,然后我想去打个五六小时,七八个小时也有十几块钱,至少不要再掏腰包吃老本,可是很多时候有很多自卑感,第一个那些都是十五六岁的小男生,暑假来打工的那些,快三十岁的人跟他们混在一起,最后马上就自卑了,所以在这段时间,每天晚上,我买了一部美国的老爷车旧车,因为我一直希望开美国大车,开了美国大车在洛杉机,夜风吹在脸上,下班后我最后一个下班,我要关门。倒垃圾,然后开着车回家的时候,眼泪啪啪流下来了,我台湾不是这样子,到了美国,美国我的大车子是开了,开着老爷车,在美国这么大的高速公路上开,可是流眼泪,想要回去。

巨大的落差时常让陶大伟有坚持不下去的感觉,就在这时,王复蓉带着小陶喆赶来美国与他团聚,在困难时期妻子选择携手与他共同面对,这给了陶大伟莫大的精神安慰,尤其妻子在美国手指受伤的事件,让他终生难忘。

妻子手指受伤

陶大伟:在我来说,她是这样一个天之骄女,这样一个出身,然后她嫁给我,她必须要什么事情都得自己做,包括我们要剪草,我们家有个草坪,她要剪草。

王复蓉:推草机。

陶大伟:推草机,她从来没有玩过这种东西,她不是普通擦擦桌子,那个推草机是推草工人、花匠做的事情,然后她推草,她是这么聪明的人,这个草卡住了,刀子卡到了,她手伸进去把草拨开,草一拨开,哗就转了,哗一块肉就没有了,那手指差点断,我正在上班然后她打个电话来,我跟你说我的手指要断了,我马上赶回去。

主持人:当时是哪个手指?

王复蓉:这个手,现在还有个疤。

主持人:当时是血流不止吧。

王复蓉:当然。

陶大伟:我在想,她在家里面,她可以经常十指都不用动,饭来张口,茶来伸手,可是现在她却挖割草机的刀。

王复蓉:搞不清楚。

主持人:尤其她当年的职业。

陶大伟:她平常她的手指都是兰花指,这种手指,现在卡到剪刀里面,我就觉得这是夫妻,你想想看,那个时候是年轻夫妻,年轻夫妻是没有基础的,我不是一个豪门之子,没有家当,我后面就是深渊,我退下去就摔下去了,在这种情况下,你的太太就是一个很强的一个助力,一个砥柱,你要倒下时她在后面推你。

王复蓉:一个忠诚度,就表示说你再怎么样,你没饭吃我也跟着你去要饭。

陶大伟:她是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这种个性。

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,王复蓉就是有着这种传统的婚姻观念,其实在美国的生活除了经济压力外,还有一个让王复蓉头疼的事,就是儿子陶喆,小时候的陶喆非常调皮,经常给父母惹来麻烦。

淘气的儿子

王复蓉:对,我儿子小时候不是一般小孩子的调皮,而且他好汉做事好汉当,他做了很多事情都是留名留姓,很好玩,他那时候大概是7岁,刚刚上一年级,6岁多,他就骑一个小小的、一个小脚踏车,跑来跑去。

陶大伟:三轮车。

王复蓉:小三轮车,然后那时候我们家是住这边一楼,那隔壁有一排公寓,两层楼的公寓,他就拿一个黑的签字笔,每一家的大门上写着大大的陶字,英文的陶字,TAO写了一个陶字,结果隔壁的经理,管理公寓的经理,就来找我,因为他留了名字知道是我们,只有我们一个中国人住那里。

陶大伟:我们门口有一个TAO字。

王复蓉:到处都是TAO,结果叫我们赔钱,反正他小时候很调皮,小时候上学,每天都要被外文老师叫到学校去,说他总是在上面发表一些言论,然后大家听他一个人讲,外国小朋友听他一个人讲,带他是蛮辛苦的。很调皮的,非常调皮,可是我觉得相对的。

主持人:可是他后来做出这样的行为。

陶大伟:打。

王复蓉:当然是狠狠处罚,狠狠打一顿了,我还是用中国的手法,还是狠狠打一顿,他爸爸是好好跟他讲话。

陶大伟:绝对没有爱的教育。

王复蓉:对,他相反,他爸爸总是好好跟他说什么事,我是比较,人家是慈母严父,我们是严母慈父,我们家是颠倒的。

儿子早恋怎么办?

陶大伟:譬如说他在十几岁的时候,他交了一个女朋友,那个女朋友是一个韩国人,所以在这个情况之下,她说你年纪那么轻,不准交女朋友。

王复蓉:我觉得他太小了,那时候才15岁。

陶大伟:而且他说你为什么,你找个中国人就算了。

王复蓉:韩国女孩子又找一个。

陶大伟:韩国人怎么可以,我儿子那个时候因为年轻,我们叫他Puppylove,Puppylove就是小狗的爱情,就是不能当回事的。

王复蓉:小孩子。

陶大伟:可是他会很严重,他会说妈妈不让我。

主持人:妈妈当时反对很激烈?

陶大伟:有点激烈。

王复蓉:对,因为我想你15岁太早了,18岁,15岁不到16岁

主持人:爸爸什么观念?

陶大伟:他很难受,他说爸你看怎么样,这个东西是不应该的,我说对了你也没有什么错,我说因为男孩子到某一个程度的时候,他会喜欢异性,他老喜欢跟几个男的在一起,他有问题,我说其实你喜欢异性,我比你更早了,我更早喜欢,我初一的时候我就喜欢初一的同学,我说这个没有错,可是有时候是因为他不是同班,那时候好像他们不是同一个班,老师不一样,课程也不太一样,男女可以一起做功课,但是他必须是同样的课程,互相可以补的,我说你也补不上,但是没有关系,你妈妈一下子转不过来,你不要这样明目张胆。其实我在扮演的一个角色,不光是慈父其实是一个灭火的人。

虽说儿子陶喆小时候很调皮,没少让陶大伟和王复蓉操心,但在美国的日子一家人能团聚在一起就是很幸福的事情,并且无论环境怎么艰苦,陶大伟都坚持送小陶喆去很好的学校读书,随着儿子陶喆的长大,陶大伟的不懈努力也渐渐有了回报,他终于成功应聘到美国迪斯尼动画公司工作,再后来机缘巧合,又回到台湾主持一档名为《小人物狂想曲》的节目,没想到一炮走红,为了丈夫的事业,王复蓉再次放弃好不容易安定下来的生活,带儿子陶喆从美国返回台湾。

一夜成名

陶大伟:一夜成名,收视率很高,一夜成名的滋味,我想很少有人能够经历过,可是我们经历过,我经历过就是说,突然之间,大街小巷都知道陶大伟这个名字,然后你走在路上,每个人都会哎,你好好笑这个东西。在这种情况下会有大头阵。

主持人:那个时候你注意家庭生活吗?

陶大伟:当然那个时候,其实我是一个顾家的人,所以在这点上面,其实并没有变化。

王复蓉:他所有的钱都拿回家,他很节省,他自己非常节省。

陶大伟:然后都拿到家里面,然后我儿子,包括他在内,那个时候她已经这么多年了很多人不知道她,有人跟我来签名,我儿子陶喆就跑开了,就走开了。

王复蓉:就躲远远的,我们都躲远远的,因为也没有人认识我,让他一个人给人家签名。

陶大伟:有报应的。

王复蓉:可是有报应的,现在找我儿子签名,他躲到后面。

陶大伟:我们走开,走远,就是这样子。

主持人:陶先生我注意到,您刚才用了好几个字眼,就是一夜成名这个词。

陶大伟:没有错,你上去有一天会掉下来,所以我告诉我儿子,你要知道地心引力这样的东西,他从小听我讲的,我还写了一首歌,叫做“你不要羡慕那有钱的人,有钱的烦恼你一定听过,也不要追求那虚荣名声,爬得越高就跌得越深”,对不对,我就说这些东西,在我的歌里面已经表现出来,让我儿子知道。我现在更了解的是什么,当你上升的时候,开始上升的时候,你就要想到,你用什么样的姿态掉下来,用什么样的姿式掉下来,你掉下来是很难看的四脚爬天,还是说你很优雅坐下来,掉在地上,这就看你的智慧了。所以地心引力这个故事,我就觉得说,这是一个人生的人生观。

儿子陶喆自出道以来已经出版了八张专辑,张张大卖,而且还被喜欢他的歌迷称为是台湾的R&B教父,在刚刚结束的第七届全球华语歌曲排行榜上,陶喆又一举拿下了六个奖项,对于儿子的成就,做父母的自然是喜上眉梢。

歌曲同期声:春暖的花开带走冬天的感伤,微风吹来浪漫的气息,每一首情歌忽然充满意义,我就在此刻突然见到你,春暖的花香带走冬天的气寒,微风吹来意外的爱情,鸟儿的高歌拉近我们距离,我就在此刻突然爱上你,听我说,手牵手跟我一起走,创造幸福的生活,昨天已来不及明天就会可惜,今天嫁给我好吗。

这是儿子陶喆2007年在中央电视台春节晚会上的演唱,当时演唱一结束,陶喆便从北京赶回上海陪陶大伟和王复蓉共度除夕,有这样一个孝顺儿子,一直是做父母的骄傲,有一年圣诞节,陶喆提前半年就偷偷打听父亲的喜好订制了一台汽车,他要完成父亲的一个奢侈梦想,给陶大伟一个意外的惊喜。

孝顺的儿子

陶大伟:那天是圣诞节之前的两天,他说我们一起去吃饭。

王复蓉:订了一个餐馆。

陶大伟:我们去餐馆吃饭,吃饭,到那儿就吃饭,吃了饭之后呢?

王复蓉:吃了饭出来。

陶大伟:其实那个地方,我们根本不会去吃饭的,是一个墨西哥餐厅,那个是很难吃的,我觉得很奇怪,他怎么样会选择这个地方,然后那个地方吃完饭之后,外面就是一个转角街道,然后他就一边走,就拿着一个小的摄影机,没事就拍我,他一看到我就拍别的,这个时候跑来一个老外,一个美国人,他说想要这把钥匙,他说你要不要这个钥匙,我以为他卖钥匙的,我说不要,他说这是一个幸运的钥匙。

王复蓉:一个幸运的钥匙要给你。

陶大伟:就说这一类的话,他说这是一个一个车子的钥匙,我说我有车,不要不要。一路走我们这位大少爷在旁边一直偷拍,走到路边,我看到那个车子灰色的,他的梦想的车子,我再看看里面,这个皮沙发也是蓝色的皮子,我说这个车子好像就是我想要的那个,然后那个老外走过来,他说你喜欢那车子?我说是的这是我梦想的车子,他说这就是这台车的钥匙。

王复蓉:他说这个钥匙,就是这个车的钥匙给你。

陶大伟:我说开玩笑,陶喆在旁边一直拍我。

王复蓉:他一直在躲,不是我的车,不是我的。

陶大伟:他说陶先生,我说他怎么知道我姓陶,他说这个是你儿子送给你的圣诞礼物,我说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,这个时候他哈哈大笑,她那个时候也帮着儿子一起瞒着我,对,我参加,她说对了就是你的圣诞礼物。

王复蓉:对,他一直在躲,那个人给他钥匙,那个老外给他钥匙,这个钥匙给你,不是我的车我不要,我不要。

陶大伟:那个老外是配合着他来做,然后他告诉我说这个车子是前几天才从德国运到美国来的,就是赶上这个圣诞节。所以我认为就是说,有很多时候,他的孝心并不是在乎于他的价钱,或者是说他是怎么样想到了这件事情,而是他在这个上面他真的是花了心血,而且在这上面他一直关心我想要的礼物是什么。

王复蓉:因为他爸爸对自己很约束一个人,他其实可以用金钱买到一些很好的东西给他自己,可是他都是把这份钱都留给我跟儿子,老实讲我们环境也不是很好,那时候在台北,后来也是回台北,给他念外国的美国的学校,也是很贵的。那时候我们也不是很好,他就用他所有工作的钱供他念书,所以怎么样来完成他爸爸的梦想回报他爸爸,因为他爸爸自己对自己,他爸爸老实讲也可以很奢侈,像现在一般人一样,我该花我就乱花什么的,我该花什么我要买什么,我穿名牌,爸爸都没有。

陶大伟:我天性小气。

王复蓉:对,儿子对他父亲一种感情,就觉得爸爸那么样节俭,而且为了他,虽然没有刻意栽培他进这个行业,可是又是潜移默化,逐渐影响他很多,作曲方面都影响他很多。

儿子陶喆非常孝顺,2005年的时候,又给父母在上海买了一套房子,因为陶大伟祖籍上海,人到老年就想叶落归根。现如今陶妈接着做她的家庭主妇,没事的时候就喜欢跳跳国标舞健身,陶爸继续忙碌他的动画事业,都说少年夫妻老来伴,陶妈说只要陶爸还想接着干事业,她还会无怨无悔继续追随的。

王复蓉:你今天是大明星,到了家里还是我的先生,在家里还是要听我的,外面听你的没问题,在家里还是要听我的,家里我最大我是这种。所以这点我觉得他很尊重我,家里还是一切我说算就是这样。

陶大伟:所以我很少回家。

主持人:家里是太太最大。

王复蓉:对,我就是守住我的家庭,守住我的先生,守住我的儿子就好了,那现在我也很开心,先生也一直在追求他的梦,他所有的梦差不多都可以完成,然后儿子也做到他想要做的,而且也很稳定的,所以我现在就觉得,也算很欣慰的。

(编导:管海鹰、摄像:王戈)

责编:韦梁春

上一篇:华山的长空栈道 恐高慎点 步步惊心悬空千米 华山长空栈道换木板下一篇:反背 大学毕业找工作不成反背巨额贷款 培训贷成新型骗局

热门tag